今天见到张若昀了吗

安康喜乐│万事胜意│张若昀呀│吴承轩啊│国乒长虹│东京之旅

【翼渊】其实都没有

从没想过黑狐之风影两个人一上来就让我掉眼泪,不过一段三分半长的段,我来来回回看了五遍。看着两个人都发红的眼眶,看着那么倔强的方天翼比王文渊先掉下的眼泪,写了这么一个小段。

这是王文渊的视角,方天翼的视角看情况会有。

写完后打字时听到了杨宗纬的《其实都没有》本来还没想到取什么名字的我,看着歌词,默默的打上了这个名字。

最后,这是我最好的方天翼与王文渊。

没有人问过王文渊是否尝过大起大落的滋味,那种上一秒还像个孩子得到糖吃下一秒却被告知这糖吃或不吃他都要被抛弃的滋味,没有人能比他更清楚。

王文渊其实并不愿意听到旁人夸起他时一句“不愧是方天翼带出来的人”,像是被当成那个人的影子。

可是王文渊清楚,即便是影子,至少是紧紧相依的。

他不是方天翼的影子。

王文渊终于学会了喝酒,但关于喝这件事儿并不常有,若是有人询问,他会稍稍顿、微颔首,开口时便是一句洋文。

方天翼也许还是那个方天翼,但王文渊已经不再是王文渊了。

王文渊不得不提起方天翼时,脑海里反复着方天翼掉着眼泪咬着牙形容他翅膀硬了的场景。方天翼抖着手倒洒的酒像是洒到了他心里,他的心抑制不住的发疼。

他知道,其实他才是最狠的那一个。

王文渊也曾提笔写下想要重回方天翼身边的报告,寥寥几十字的报告停停续续写了近十日,只是放下笔后,他将内容看了又看,最终只是将纸叠了起来,锁在了柜子里。

后来,王文渊忘记了所有的过往,他不再清楚大起大落的滋味了,也再不必时常抓住发疼的胸口拼命忍住眼泪。锁在柜子里的报告也不知炸成灰烬飘落在了哪里。他有许许多多的不知道,心里空空荡荡,甚至时有梦魇。直到旁人念出“方天翼”的名字,大片大片的难过翻涌着填满他的心,他口干舌燥的只想找瓶洋酒喝。

王文渊又长了一岁的时候,并不是他的生日,而是他离开方天翼已经一年有余,他记不清自己的生辰了,一年是他与方天翼生离的时日,而有余是他与顾婷死别的时日。王文渊时常恨恨的想,这两个人不愧是兄妹,一前一后的折磨着他让他痛苦。

他明明只是长了一岁,却觉自己仿若老了十岁。

王文渊想了很久还是觉着方天翼比他狠,恢复记忆后的他不停的梦到方天翼,而吴老爹曾告诉他,如果你不停的梦见一个人,说明那个人在慢慢忘记你。

王文渊特别想告诉别人大起大落究竟是何种滋味,可到头来终究是没有人来问他。

月亮最圆的那个夜晚,王文渊回到了方天翼的身边,方天翼倒好了酒等着他,一如他离开的那一天。

他上前端起碗将酒一饮而尽,喉咙烧的发烫,手放下碗的那一刻,他看到方天翼泪流满面直直的望着他,王文渊的胃翻滚绞痛,声线颤抖着开口问对面的人

“你有没有尝过大起大落的滋味?”

不断地有湿润涌上方天翼的眼眶

“你离开了多久,这滋味我便尝了多久。”

王文渊醒的很早,这一觉睡得很好,似乎做了个冗长的梦。他坐起身歪着头想了想,随后又笑着摇了摇头,便起身洗漱了。

大概,是做了个好梦吧。


评论(10)

热度(15)